唯你励志网

多少渐行渐远的人,都曾交换过灵魂

  多少渐行渐远的人,都曾交换过灵魂

  文/刘娜

  1

  在我很小的时候,我爸曾说:“你要是个男孩子就好了。”

  当时,我以为我爸嫌弃我是个女孩。多年后,我才懂,我爸的意思是,以我这样的性格,是个男孩子的话,命运可能会更开阔。

  我是怎样的性格呢?

  大大咧咧,不拘小节,买菜从不问价钱,买房看中就付钱,不愿在一件已然决定或已成定局的事情上翻来覆去地消耗时间。

  而我的朋友们都是另外一番模样:文弱腼腆,温柔沉静。

  高中时,有个女孩子,脸庞圆圆,眼睛明亮,脸上总是挂着笑意。她和我不同班,我们俩不知怎么就认识了,天天凑到一起,去食堂打饭,在课间说话。

  印象极深的,是每到考试前的自由复习时,我俩就躲到操场一角,拿着复习资料互相提问,答对了就咯咯咯笑作一团,答错了就头碰头再学一遍。

  复习累了,我们看着野草疯长的操场说话,有时也会爬到操场外的河堤上,看看远处的麦田、树林和村庄。

  冷不丁的,她会回过头来,轻柔又坚定地说一句:

  “你将来,一定会与众不同的。”

  高考后,我们考上了不同的学校。再相见,已是大学毕业之后。她在国企当文员,我在报社当记者,出差经过她工作的城市,见面,拥抱,促膝长谈。

  令我惊讶的是,一向文静胆小的她,考上大学后竟然向高中时暗恋的男生勇敢表白,和对方谈起了苦涩又甜蜜的异地恋。而看似勇敢果断的我,宁肯把一个人在心里埋藏好久,也不敢说出口。

  原来,深情如我们,也没有对方看起来的那么简单。

  那次分别后再见,是10年后。

  她为了结束异地恋,从待遇极好的国企勇敢辞职,追随爱人去了南方。两个女儿相继出生后,为了陪伴孩子们,她再次果断辞职,回到故乡小城,当起全职妈妈。

  我回故乡去见她。

  那天雨下得很大。远远的,我看见她撑着伞站在路边,大眼睛里仍闪着16岁那年的清澄和明亮,急切地在车流人流中寻找我。

  我在雨中跑着奔向她,她拉着我的手,什么也不说,一个劲儿地笑,笑着笑着,泪水像雨水一样簌簌而下。

  吃过饭,她送我走。我俩沿着高中学校旁的河堤,手挽着手,说着碎碎暖暖的话。河堤旁的麦田变成了公园,村庄变成了楼房,树林被砍伐殆尽,我俩也不再年少,但两颗没有隔阂的心,还像16岁那年一样。

  这三四年,她留守故乡,又生了一个儿子,变得更加忙碌。而我开了一个公众号,采访奔走,埋头苦写。

  但,在孩子们入睡的深夜,她会打开我的文章,一句句读下去:“看见你的名字,我就觉得很心安。”我也会在静下来的时候,一条条翻看她的朋友圈,感受她绵长而琐碎的幸福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
本文链接: http://www.weiniwedding.com/renshengganwu/10004617.html